外附校友联谊会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440|回复: 7

读“采蘑菇的季节”一文的回忆 [复制链接]

Rank: 1

tanxianzhu 发表于 2012-10-11 21:54:20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在前!

——我在北大荒的采蘑菇经历

也是在金秋的九月,同是完达山的林海,我第一次采蘑菇的经历没有那么浪漫,却有几分狂野。搭乘21团运粮的汽车,我跟随几位老职工半途跳下车,钻进路旁的老林子,去捡蘑菇。

眼望第一道山岗,落叶铺地,色彩斑斓,心生诗意。前面的老职工一声呼啸,人人向前,瞬间不见身影。我眼观美景,脚踏层层金黄,柔软的感觉直传心底。待我爬到山顶,两手空空,而先到的,都各有斩获。

第二道山梁,我紧跟众人,低头搜索,左看右望。可惜,我光顾的地方只是落叶缤纷,他们在前面,不时会有收获。等我赶到,蘑菇已进了人家的口袋。等人聚齐,两位有点年纪的,不知从那片林子钻出来。好嘛,半口袋木耳。我刚想问问在哪儿捡的?旁边人拽了我一把,说,人家去年就看好地儿啦!

淌过小河,又是一片山林,我不等人们呼啸,一马当先直扑山腰,这儿山高,这儿林密,穿榛子林,眼扫地面;遇倒地枯木,留意阴侧;见柞树是上下搜索。功夫不负有心人,抬头仰望一棵老柞树,从眼镜边外竟瞅见一团儿白白的大家伙,扶正眼镜细看,好一个大猴头!树可是高啊,不怕,往上爬!抓树枝蹬树杈,气喘吁吁临近了。喝,这猴头蘑颜色雪白,一身金毛,大如面盆!怕摔坏了它,我解下纱巾,将猴头裹在里面,系在背后,谨慎下树。落地,心中欢喜得还突突乱跳。再寻同伴儿,他们踪影全无,早冲向下一道山梁了。

希望总在前面.


后记:

      北大荒时进山都带一纱巾,一大块豆沙布做的,以防蚊子小咬。用纱巾裹住头和脸,蚊子袭来时,一巴掌下去,能拍死上百蚊子,代价是一片血渍。第一次探亲假回京,给老母亲带回一串猴头蘑,老娘看到那满是血迹的纱巾,心疼地说:"咱不吃蘑菇了"。.


Rank: 6Rank: 6

刘蕴企 发表于 2012-10-11 22:46:23 |显示全部楼层
老谭,“解下纱巾,将猴头裹在里面……”完全失去防护,你不是很惨吗?想着我这脸上脖子上都又疼又痒。

点评

tanxianzhu  可以抹点六神花露水。  发表于 2012-10-12 18:10:5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tanxianzhu 发表于 2012-10-12 10:06:11 |显示全部楼层
顾不上了,有些时候,猴头比人头要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张秋云 发表于 2012-10-12 15:58:04 |显示全部楼层
上山采过木耳,去水泡子地采过黄花,76年9月去过水利大会战挖排水沟,记得有一天机务排挖的不合格 ,被连长罚返工,黄昏时蚊子、瞎蒙、小咬全下来了,可怜那一帮知青白天已经完成超乎常人的土方量,还被罚挨咬,没处躲没处藏。回到连队休息一天,就是9月9日 ,他老人家没了。

点评

tanxianzhu  哦,祝他一路走好,对大家都好。  发表于 2012-10-13 22:39:43
tanxianzhu  学大寨,战天斗地,劳模的范儿。  发表于 2012-10-12 18:08:08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赤道玫瑰

Rank: 7Rank: 7Rank: 7

马小卫 发表于 2012-10-17 17:53: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小卫 于 2012-10-18 18:38 编辑

真象谭哥写的,採蘑菇木耳有固定的地界,蘑菇猴头属山珍,炖小鸡太好吃了,採山珍还令谭哥有了血染的风彩。不怕哥笑话,上山採过榛子,让那劈头盖脑的蚊子,小咬,瞎蠓咬怕了,再也没因私进过山。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tanxianzhu 发表于 2012-10-18 22:13:18 |显示全部楼层
马小卫 发表于 2012-10-17 17:53
真象谭哥写的,採蘑菇木耳有固定的地界,蘑菇猴头属山珍,炖小鸡太好吃了,採山珍还令谭哥有了血染的风彩。 ...

猴头蘑吸附性很好,炖小鸡,咸淡调好,鲜美汤汁浸入其中,蘑菇变得比鸡肉好吃百倍了。尽管如此,我进深山也就那一次。后来在连队附近的山边采榛子,那年是大年,榛子多的一抓一把;蚊子也展开保卫战,扑面而来。被咬急了,我闭着眼睛乱打,扑通一声,榛子没了,人也没了,我掉沟里去了。比小卫、秋云你们也出息不了哪去,从此,退出战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tanxianzhu 发表于 2012-10-18 22:51:20 |显示全部楼层
张秋云 发表于 2012-10-12 15:58
上山采过木耳,去水泡子地采过黄花,76年9月去过水利大会战挖排水沟,记得有一天机务排挖的不合格 ,被连长 ...

74年我就回京当老师了。但梦中常会梦到北大荒。忘不了那一年,挖10排干,你们76年会战的情况早已出现过:天黑了,气温骤降到零下35°以下,挑灯夜战的汽灯全部冻灭了(用的是35号油,零下35°时油就凝固了)。有人冻得晕倒了,排长刘世威往回背人,老邵爷们跟连长说收工吧。“不”!但人们还是无声地从他身边默默地向帐篷走去。当晚,帐篷里汽油桶烧的通红,没有干杯,没有酒令,不分男女,大家用大茶缸子一口一口地灌着白酒——北大荒。炉火、烈酒使人们坚持着。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赤道玫瑰

Rank: 7Rank: 7Rank: 7

马小卫 发表于 2012-10-19 13:43:47 |显示全部楼层
tanxianzhu 发表于 2012-10-18 22:13
猴头蘑吸附性很好,炖小鸡,咸淡调好,鲜美汤汁浸入其中,蘑菇变得比鸡肉好吃百倍了。尽管如此,我进深山 ...

谭哥被小咬和蚊子带沟里去了吧,虫虽小,力气大。从北大荒回来,再也没吃到过那么鲜美的蘑菇炖小鸡了。

点评

tanxianzhu  人实诚,常被带沟里。  发表于 2012-10-19 20:12:26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外附校友联谊会 ( 京ICP备5048890号 )

GMT+8, 2018-1-19 00:12 , Processed in 0.203395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