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附校友联谊会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3858|回复: 11

亲历珍宝岛战斗-——饥寒中的行军 [复制链接]

Rank: 1

tanxianzhu 发表于 2013-4-3 18:47:30 |显示全部楼层
         副驾驶的座位软软的,暖暖的,这里就是天堂!我用僵硬的双手慢慢解开鞋带,却怎么也脱不下鞋来,鞋、毛毡袜子与脚冻在一起了!司机倒有经验,叫我别急,要等鞋子暖和些,再使劲脱,以防伤了脚趾。显然,我不是第一个来求救的

21团担架营开赴珍宝岛前线的军车队列驶离孵化大楼,道路两旁聚集了不少父老乡亲们,口号声此起彼伏:“打倒苏修!珍宝岛是我们的!中国的神圣领土不可侵犯!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我们站立在军车上,顿时感觉到,那乡亲们的热烈情绪化作一股热流顺着脊梁骨冲上头部,大家无不自觉地挺起胸膛目视前方,挺立于车厢两侧,前排4人,后面两两对齐,疏密有度,标准的部队军姿。我们是兵团战士,我们上前线啦!

卡车驶上304公路,就加入了望不到头看不到尾的开赴珍宝岛的军车行列。壮观的车流秩序井然,就是行驶速度极慢。一个多钟头才行驶到距离小青山一箭之遥的大和镇。大和镇老老实实地趴在公路一侧,据说村里住的主要是当年日本开拓团的后裔、白俄、朝鲜人,够复杂的,又不知虚实,所以从来没敢进去过。我猜,人们的传言可信,你看,偌大的一个村子,竟然没有一个人出来理会这日夜开拔行进的部队。一定有些家伙躲在家中偷偷窥视……,斗争形势严峻啊!

部队卡车行进慢的主要原因是天寒路滑又缺少训练。在北大荒冰雪覆盖的完达山脉里行车,当地的司机都在车轮上装上防滑链,加上常年的行驶经验,虽偶有事故,但仍能疾驰如飞,在车后扬起一阵雪花。可是那年头,部队的司机临时抱佛脚,哪管用啊。一给油门就掉沟里了。全靠俺兵团的拖拉机向上拉,能快得了吗?

日头渐渐地落山了,气温骤降。我盼望着能快点到东风岭——我们21团老5营的所在地。屈指算来,中午11点来钟出发,这平日不到两个钟头的路程,已经走了7个钟头了。车终于开上了营部前面的大道,路旁画着毛主席挥手我前进的砖砌影壁高高耸立。昏暗中,几个小学生,应该是营部小学的,在向战士们挥着红宝书,几个不认识的男男女女,在冲着车队招手致意。哎,好令人失望!我这时候可真的饥肠辘辘了,心里抱怨着,乡亲们啊,小朋友啊,这种时刻你们应该做什么?想想电影《南征北战》,或者《董存瑞》也行,八路军行军经过村子时,老乡都怎么做的?递水送鸡蛋啊!没人送水,光顾着喊口号了。也没人挎着篮子往手里塞鸡蛋。车队翻过了东风岭,接近了宝清饶河的交界——饶力河。突然一想,别埋怨老乡啦,家家都得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只能养两只鸡,哪来那么多鸡蛋天天送啊!

过河就快到达21团最东边的一个连队,10连啦!那里有我们北京的知青,荒友,有我们北京外国语学院附属外国语学校的同学!饥寒交迫的我眼巴巴地直视着远方的点点灯光。汽车一接近10连附近的边防检查站,我的两眼就在簇拥过来的人群中忙活起来。天完全黑了,抬抬眼镜仔细寻找,难道他们在忙着写血书表决心?或者在策划扒军车暗渡陈仓??嗨!谁说我眼神不好,一扭头,这不是初三西的陈琦、郭峰吗?没等二位向我们表示祝贺,我就迫不及待地说: “有馒头吗?我们饿了一天了……”全然不顾学校老师教的那套绅士风度了。郭峰犹豫了一下,“食堂早没饭了。”“你们宿舍炉盖儿上烤着的、吃剩下的,”我真的不能再矜持了,“……剩馒头都行!” 二位美女真的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撒腿朝10连跑去。一会儿,郭峰气喘吁吁地捧着几块硬梆梆的烤馍回来了。 掰得大小不一的几块馒头,沾着炉灰,带着糊味儿,可刹那间,我理解了雪中送炭!(听说郭峰后来上了洛阳军外,40多年未见了,你可好?)

军车驶过10连附近的边防检查站后,就再也没有村庄,没有连队,缓慢地爬行在完达山的沟壑丛林中。道路崎岖狭窄,某些路段还可以辨认出,是二战时期日本关东军修筑的痕迹。夜深了,太冷了,不少人下车步行御寒,人走的速度比车快,只好又回头找车。过了半夜两三点钟,实在太困了,我爬上车厢,竟然敢睡着了。不知过了几个时辰,我猛地醒了过来,天空已经发白,想要站起来,努力了几次,两条腿不听使唤,竟然爬不起来了!如果记得不错的话,是我的班长马奎帮助我爬到驾驶室里。副驾驶的座位软软的,暖暖的,这里就是天堂!我用僵硬的双手慢慢解开鞋带,却怎么也脱不下鞋来,鞋、毛毡袜子与脚冻在一起了!司机倒有经验,叫我别急,要等鞋子暖和些,再使劲脱,以防伤了脚趾。显然,我不是第一个来求救的。

太阳升起来了,阳光在皑皑白雪上折射回来,分外刺眼。斗折蛇行的车队异常安静,没有喧嚣,没有口号,人们凭借着意志力与信仰坚持着。军车拐向南,穿密林、过木桥、绕山脊,又是密林,又是山脊……。

中午时分,我们担架营的车停了下来,停在了一个叫做五林洞的山沟里。营部炊事班立即埋锅造饭。其实只是用三块石头架起两口大锅,就近林子里捡来干柴,点上火,火很旺。班长一定是位朝鲜战场转业的老铁道兵,样样在行。他指挥其他人往锅里铲雪,化雪水煮饭。铲来的雪在锅里堆成一座雪堆,缓慢地消融着,着急的人们自觉地四处帮助捡拾干柴。我知道,今天的午饭有着落了,便和刘世威同学沿着公路向五林洞走去。在一片平缓的坡地上,躺着两具苏联士兵的尸体,白色的老羊皮军装上衣里,露出横条纹的海魂衫,军帽下的那张脸,同我们一样年轻,流淌在皑皑白雪上的血水已经凝成了冰。我立时醒悟到,我来到了战场……。远处,炊事班招呼着开饭了。我们急忙赶回去,一看,两口大锅里雪水沸腾,老班长肩扛一袋白面徐徐倒入锅中,铁铲顺时针搅动,雪水渐渐粘稠起来。这次,我排队靠前,盛了满满一碗——尝一口,很像是母亲当年纳鞋底、打袼褙用的浆糊,滑滑的,热热的,我吃的挺香。(待续)




Rank: 3Rank: 3

黄立良 发表于 2013-4-3 19:37:54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下一集!!!

点评

tanxianzhu  一直关注学弟在莫斯科的卓越工作成绩,我这儿不影响中苏友谊吧?  发表于 2013-4-4 11:49:45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刘蕴企 发表于 2013-4-3 23:22:49 |显示全部楼层
苏联士兵的尸体怎么到了五林洞?打到那了,还是捡回来的?
马奎,山东小汉,挺仗义的,听说在北京,不知道过的好不好。

点评

tanxianzhu  在北京,是咱外附的女婿,听说日子过得还不错。  发表于 2013-4-4 11:55:29
马小卫  马奎这名字在当年58团知青中如雷贯耳。听说为了见到咱外附的情人,在珍宝岛用手中的炮弹箱砸伤了自己的脚。这也是一段传奇的故事呢。  发表于 2013-4-4 07:57:50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赤道玫瑰

Rank: 7Rank: 7Rank: 7

马小卫 发表于 2013-4-4 07:52:07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绝无杜撰,比小说的情节更精彩。去过珍宝岛担架营的校友同学都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可以出个集子。这事交给出书有经验的老木头办。

点评

tanxianzhu  小卫的主意挺有意思,但八卦、传闻不能列入正传!  发表于 2013-4-4 12:12:23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tanxianzhu 发表于 2013-4-4 12:08:14 |显示全部楼层
刘蕴企 发表于 2013-4-3 23:22
苏联士兵的尸体怎么到了五林洞?打到那了,还是捡回来的?
马奎,山东小汉,挺仗义的,听说在北京,不知道 ...

三月二号那一仗,咱们占了大便宜。在珍宝岛南北两端设了伏击,孙玉国带着他的边防巡逻队去诱敌,就等苏军开第一枪。岛北端的苏军被全歼了。那两具尸体是从岛上拖回来的,五林洞是战区司令部所在地。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赤道玫瑰

Rank: 7Rank: 7Rank: 7

马小卫 发表于 2013-4-4 17:16:34 |显示全部楼层
谭哥想老郭了,回头我给她递个话。

点评

tanxianzhu  小卫你也麻溜的。  发表于 2013-4-4 23:30:43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穆小芒 发表于 2013-4-5 17:12:05 |显示全部楼层
先竹兄等第一批担架营战士比我们后来上去的苦多了,而且还经历了战事,我们上去就只是修工事和备战了。
校友们有多少参加了担架营?
我们12连有庄朋、吴玉为、我。5连有世威兄、先祝兄。10连我知道有蔡润国,还有谁?8连,余小虎?
我在五林洞的时候,还巧遇了参军的董津义。
应该还有。每人写一篇回忆,真的可以出本书了!

点评

马小卫  先祝是哪位?  发表于 2013-4-8 13:22:17
tanxianzhu  5连还有刘桓。  发表于 2013-4-5 20:29:58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赤道玫瑰

Rank: 7Rank: 7Rank: 7

马小卫 发表于 2013-4-5 18:11:44 |显示全部楼层
俺麻溜儿的于今天16:34分接通了老郭的电话。老郭可说前几年王新回国,在魏光奇家聚会,她见过你,并称有照片为证(照片尚未找到),您这穿越40年时空的未谋面?不知你俩谁跟谁在捉迷藏。

点评

tanxianzhu  脑子出状况了,下次一定存照留念。上次入贵府,也忘了拍照为证啦!  发表于 2013-4-5 20:53:13
tanxianzhu  难道脑袋出状况啦?在魏家见过叶念伦......校友难得相聚,我以后也得留照为证,上次到贵府,就忘了拍张纪念照啦!  发表于 2013-4-5 20:44:01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赤道玫瑰

Rank: 7Rank: 7Rank: 7

马小卫 发表于 2013-4-5 18:14:35 |显示全部楼层
穆小芒 发表于 2013-4-5 17:12
先竹兄等第一批担架营战士比我们后来上去的苦多了,而且还经历了战事,我们上去就只是修工事和备战了。
校 ...

10连有刘飞虎,张泽明,于三丁。。。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tanxianzhu 发表于 2013-4-6 10:37: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nxianzhu 于 2013-4-6 10:39 编辑
马小卫 发表于 2013-4-5 18:11
俺麻溜儿的于今天16:34分接通了老郭的电话。老郭可说前几年王新回国,在魏光奇家聚会,她见过你,并称有照 ...


小卫,昨晚回忆了好半天“捉迷藏”一事。大约是2006年,刚拿下驾照,晃晃悠悠开车到魏光奇家聚会。进门时,大伙儿已经准备开席了。光奇老弟忙着给我准备碗筷,催我就座。环视满屋子的人,分别近40年,很多面孔竟一时辨认不出。长桌斜对面,一位有点岁数了的美女看着我,二人相视一笑,其实当时我也没认出是谁。今日回想,不禁扼腕,竟然没有认出是“雪中送炭”的恩人?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外附校友联谊会 ( 京ICP备5048890号 )

GMT+8, 2018-10-16 07:22 , Processed in 0.185937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