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附校友联谊会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904|回复: 2

亲历珍宝岛战斗——安营扎寨五林洞 [复制链接]

Rank: 1

tanxianzhu 发表于 2013-4-4 23:41:38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被冻醒了。第一个感觉是,躯体被分成了两半,挨着同伴的右侧身体是热的,靠外的左侧身体是冰凉的。伸手摸摸被子,被头结了一层冰。爬起身看看战友,每人的帽子上都结满了霜花。不能睡了,会冻坏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早就爬起来了,在工棚中央点了一堆篝火。松枝杂木不断地被续到火堆里,火光熊熊,越烧越旺,青烟阵阵,顺着棚顶的大窟窿消失在夜空。工棚外面,另外一堆人也架起了一堆篝火,烧的松木更粗更大,火焰也更旺更猛,烧着了的松油子在焰火中滋滋地叫着。围绕在篝火旁的一张张面孔,像是斧劈凿刻出来的雕塑,刚毅顽强。


上个世纪60年代的五林洞,也就是居住着几户人家的一个小村庄。打仗了,这里成了珍宝岛战区司令部所在地。边界一带有“问题”的居民,在清理阶级队伍的时候,早就被迁徙到后方去了。自从3月2号中苏开战后,双方调兵遣将,我方数天来日夜调兵,可是开拔到战区来的部队也不知道都被部署到哪里去了。周边的山林寂静、神秘。白雪掩盖下的公路上,时而有军车驶过,然后就变得寂静无声,见不着什么人影,整个地区笼罩着一种紧张的气氛,大战在即的紧张气氛。

我们担架营到达指定位置后,立刻开始执行上面传下的各项命令。我们连的第一项任务是搭建野战医院,任务紧急,要求必须在天黑前完成。

那一碗浆糊样的午饭,吃得我胃好难受,可是身体渐渐暖和起来,有力气了。回头望了一眼,两口大锅里还剩了半锅。昨天傍晚我就发现,一些老兵们(上过朝鲜战场的)从怀里能够摸出馒头来。哼,这帮家伙,好有经验,一根筷子穿4个热馒头,贴胸口窝揣着,以备不时之需。难怪我们连馒头皮都没看见呢!

野战医院的位置选在路西半山坡的密林中。这儿地势平缓,树木茂密,可御风寒。虽然我们知青已经有了一年的北大荒生活经验,可论起野外生存,还是得佩服那些老铁道兵。他们不用人指挥,抡起斧头拎起大锯就开始清理地基:伐木,锯要尽量贴着地皮走,以防树桩留在帐篷里绊脚;灌木、树杈要清理干净,堆成堆码成垛,日后可当烧柴;更绝的是,几个人用步子量出帐篷的长和宽,愣要留下几棵树不砍,充当帐篷的立柱,说,这样帐篷牢靠,几级风都吹不倒。遗憾的是,这创意被医院方否决了。人家的帐篷是野战医院的专用设备,成套的,甭说梁和柱子,连床和手术台都有。想必是朝鲜战场时没有,几位老兵没见过,没能露一手!

傍黑,一座像模像样的野战医院建成了。我和世威在帐篷四周用雪压住帐篷的底边,防止下面透风。这时,担架营的包营长陪同几位首长钻进帐篷里。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传来消息:珍宝岛战区的最高长官,沈阳军区副司令,肖全夫司令员表扬我们的野战医院建得又快又好。

山里的夜黑的快,气温也降得快。得赶快忙活我们自己的住处了。据说我们的帐篷还没到!得住在修公路时遗留下来的工棚里。路东的山坡上,与野战医院遥遥相望,一座工棚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工棚倒是挺长,容下百八十人没问题,墙上糊的泥斑驳剥落,没有窗,一道柴门斜挂在门框上。两天一夜的疲劳使我们不顾一切地想尽快搭铺睡觉。又是那几位老铁兵,不知啥时候带头砍回来一抱抱松毛子(松树枝叶),用它搭铺柔软舒适。

还没来得及打开背包,又传来消息:一位伤员已经运到了野战医院,脑袋被敌人的炮弹炸开了,急需输血!借着雪地映出的光亮,我们几个人跌跌撞撞地返回了下午才亲手建好的帐篷。一撩门帘,里面焕然一新:白布隔出一间间病房、器械室、手术室。来不及参观,赶快捋胳膊验血。我生平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血型是A型血,可惜心脏二尖瓣有杂音,不能献血。我们5连同来的山东盲流子弟胡老二,身强力壮,血型与伤员正匹配。二话没说,躺在了下午才搭好的床上。当我们扶着胡老二往回走的时候,他脸色苍白,问他输了多少血?“有一大茶缸子。”小胡同志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三月初的完达山,夜里气温在零下20度左右。全连挤在一个工棚里,谁都不敢脱衣服,太冷了。大家穿着棉衣棉裤,戴着狗皮帽子,一个挨着一个,挤着,躺在铺满松枝的大通铺上。平常只能睡6个人的铺位,我们一个班12个人全躺下了,还富裕出一半的地方。我睡在最外侧,歪头一看,木条篱笆似的山墙透着一个个窟窿,外面的白雪折射进来缕缕月光。伴着月光,我睡着了。

大约五更天时分,我是被冻醒了。第一个感觉是,躯体被分成了两半,挨着同伴的右侧身体是热的,靠外的左侧身体是冰凉的。抽抽鼻子,闻到有人在屋里烧火。伸手摸摸被子,被头结了一层冰。爬起身看看战友,每人的帽子上都结满了霜花。不能睡了,会冻坏的。又是那几位老铁道兵,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早就爬起来了,在工棚中央点了一堆篝火。松枝杂木不断地被续到火堆里,火光熊熊,越烧越旺,青烟阵阵,顺着棚顶的大窟窿消失在夜空。工棚外面,另外一堆人也架起了一堆篝火,烧的松木更粗更大,火焰也更旺更猛,烧着了的松油子在焰火中滋滋地叫着。围绕在篝火旁的一张张面孔,像是斧劈凿刻出来的雕塑,刚毅顽强。

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个夜晚。


Rank: 3Rank: 3

黄立良 发表于 2013-4-5 05:56:54 |显示全部楼层
转帖走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1

tanxianzhu 发表于 2013-4-5 10:50:12 |显示全部楼层
黄立良 发表于 2013-4-5 05:56
转帖走了!!

学弟身在俄罗斯,转帖布道,拳拳爱国之心,可敬。多加保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外附校友联谊会 ( 京ICP备5048890号 )

GMT+8, 2018-10-16 07:33 , Processed in 0.146826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