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花碗》王玲玲
  2008-1-11 17:33:13  王玲玲  点击:743
 

                          ---写在徐州淮海战役纪念馆

 

一只粗磁的蓝花碗

 躺在纪念馆静静的角落里,

 上面满是细小的裂纹,

 边上还粘着一块紫黑色的泥。

 一位慈祥的老大爷

 从镜框里向着我微笑。

 一顶旧帖帽,一件粗布衣,

 宽宽的脸膛,

 眉目倔烁,而清瞿。 

 这儿没有鲜花,和锦旗,

 只有一篇几十个字的事迹:

 “河南担架队队员

 因冻伤不治死去。

 就像置身某日午后的花园里,

 从牡丹花的枝叶下,

 发现了一片平坦而清新的土地;

 就像站在飞落千尺的瀑布前,

 枯索的心上,

 溅落了几颗沉重而透明的水滴。

 我看见你

 冒着淮海战役的炮火,

 每夜往返一百二十里,

 拖着一双冻残的双脚,

 撑着你已近半百的年纪。

 我仿佛也偿到了

 你喂在伤员嘴边的那碗小米,

 我仿佛也被温暖着

 你脱给伤员的那带着体温的棉衣。

 然而

 是什么

 牵动了我更深的思绪,

 是什么

 掀起了我心头的风雨?

 是啊,仿佛

 在我生命的小小的溪流中

 我遇见过你,

 同样辛勤的背影

 同样含蓄的勇气。

 你带着伤痕累累的身躯,

 前进在追求光明和解放的行列里,

 你肩负着无名无利的重担,

 牺牲在胜利与欢乐的前夕。

 像一颗无华的种子

 你深埋在催育万物的土里,

 像一颗透明的水滴,

 你飘洒在缓缓流淌的清渠。

 而在奇花争艳的山坡上,

 在百鸟转啼的公园里,

 在有积雪点缀的高峰,

 在有珊瑚装扮的海底,

 谁会注意到你,

 ----而历史也不要求人们

 有这样的记忆。

 你只活在

 我们的心里,

 我们心里

 永远飘扬着你精神的金旗。

 历史也许会吞没

 更多的前驱,更多的记忆,

 我们心上

 却永远珍藏着

 这颗晶莹的水滴。

                 19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