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附校友联谊会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4608|回复: 11

丰子恺《近世十大音乐家》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穆小芒 发表于 2012-1-7 16:58:53 |显示全部楼层

《近世十大音乐家》又名《近世西洋十大音乐家》西洋乐坛之盛况   丰子恺

            这也是在附中时读的一本印象极深的书。当时甚至没注意作者是谁。后来是从漫画中知道了丰子恺先生,但也没把他的画和写乐坛盛事的作者联系起来。

            六十年代,一个胡同里的中学生能对西洋乐有多少认识,所以书中所讲的故事对我来说篇篇都是奇妙无比。巴赫、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肖邦、舒曼、李斯特、瓦格纳、柴科夫斯基,哪一位在乐坛上不是烨烨生辉的大明星。可是书中记述的都是他们的一些小故事。在现实中,大音乐家也是人,是普通人,他们也有喜怒哀乐,有时甚至很调皮。在丰子恺先生笔下以小见大,深入浅出地展现出了这十位音乐巨匠的感人故事。

            读这本书不仅使我了解了音乐史上最辉煌的片段、了解了乐器、了解了主题音乐的结构,还使我领悟了音乐、绘画(刚看完《艺术哲学》不久)、和文学之间那种血脉的关系。款款一曲,展现成一幅画面,或浓笔重彩,或淡墨留痕;尺尺绢素,欲自有节拍韵律,或曼妙委婉,或激情飞扬。

            艺术大师们的触类旁通及学问间的血缘关系真乃一言难尽!

Rank: 8Rank: 8

史晓帆 发表于 2012-1-9 18:12:11 |显示全部楼层
小芒附中时就读这种书了,钦佩。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刘蕴企 发表于 2012-1-13 03:12:32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这题目还以为穆社笔误,以前只知道丰子恺先生是漫画家,不知道对音乐也有研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穆小芒 发表于 2012-1-17 17:21:51 |显示全部楼层
史晓帆 发表于 2012-1-9 18:12
小芒附中时就读这种书了,钦佩。

在附中周末经常走路回家,时不时的往东安市场的旧书店去转转。喜欢那里淡淡的书本的发霉味道和清清的墨香。
看不好,瞎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穆小芒 发表于 2012-1-17 17:24:54 |显示全部楼层
刘蕴企 发表于 2012-1-13 03:12
看这题目还以为穆社笔误,以前只知道丰子恺先生是漫画家,不知道对音乐也有研究。

当时看书时并未注意作者是谁。后来才发现是丰子恺先生,老先生的文笔和他的画风极为相近,通俗亲切,线条简洁,生动有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林伟 发表于 2012-1-28 08:18:52 |显示全部楼层
丰先生是弘一法师的亲传高足,不仅笃信佛法,且音乐、美术、文学、法书无所不能。其艺术发展所涉及的领域也与乃师依稀仿佛,自认不敢望其项背,我以为稍逊而已。
娱乐校友、娱乐大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林伟 发表于 2012-1-30 18:21:39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与弘一法师》 ----- 丰子恺



    弘一法师是我学艺术的教师,又是我信宗教的导师。我的一生,受法师影响很大。厦门是法师近年经行之地,据我到此三天内所见,厦门人士受法师的影响也很大,故我与厦门人土不啻都是同窗弟兄。今天佛学会要我演讲,我惭愧修养浅薄,不能讲弘法利生的大义,只能把我从弘一法师学习艺术宗教时的旧事,向诸位同窗弟兄谈谈,还请赐我指教。

    我十七岁入杭州浙江第一师范,廿岁毕业以后没有升学。我受中等学校以上学校教育,只此五年。这五年间,弘一法师,那时称为李叔同先生,便是我的图画音乐教师。图画音乐两科,在现在的学校里是不很看重的,但是奇怪得很,在当时我们的那间浙江第一师范里,看得比英、国、算还重。我们有两个图画专用的教室,许多石膏模型,两架钢琴,五十几架风琴。我们每天要花一小时去练习图画,花一小时以上去练习弹琴。大家认为当然,恬不为怪,这是什么原故呢?因为李先生的人格和学问,统制了我们的感情,折服了我们的心。他从来不骂人,从来不责备人,态度谦恭,同出家后完全一样,然而个个学生真心的怕他,真心的学习他,真心的崇拜他。我便是其中之一人。因为就人格讲,他的当教师不为名利,为当教师而当教师,用全副精力去当教师。就学问讲,他博学多能,其国文比国文先生更高,其英文比英文先生更高,其历史比历史先生更高,其常识比博物先生更富,又是书法金石的专家,中国话剧的鼻祖。他不是只能教图画音乐,他是拿许多别的学问为背景而教他的图画音乐。夏丐尊先生曾经说,“李先生的教师,是有后光的。”像佛菩萨那样有后光,怎不教人崇拜呢?而我的崇拜他,更甚于他人。大约是我的气质与李先生有一点相似,凡他所欢喜的,我都欢喜。我在师范学校,一二年级都考第一名;三年级以后忽然降到第二十名,因为我旷废了许多师范生的功课,而专心于李先生所喜的文学艺术,一直到毕业。毕业后我无力升大学,借了些钱到日本去游玩,没有进学校,看了许多画展,听了许多音乐会,买了许多文艺书,一年后回国,一方面当教师,一方面埋头自习,一直自习到现在,对李先生的艺术还是迷恋不舍。李先生早已由艺术而升华到宗教而成正果,而我还彷徨在艺术宗教的十字街头,自己想想,真是一个不肖的学生。

    他怎么由艺术升华到宗教呢?当时人都诧异,以为李先生受了什么刺激,忽然“遁入空门”了。我却能理解他的心,我认为他的出家是当然的。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三层楼。懒得(或无力)走楼梯的,就住在第一层,即把物质生活弄得很好,锦衣玉食,尊荣富贵,孝子慈孙,这样就满足了。这也是一种人生观。抱这样的人生观的人,在世间占大多数。其次,高兴(或有力)走楼梯的,就爬上二层楼去玩玩,或者久居在里头。这就是专心学术文艺的人。他们把全力贡献于学问的研究,把全心寄托于文艺的创作和欣赏。这样的人,在世间也很多,即所谓“知识分子”,“学者”,“艺术家,”。还有一种人,“人生欲”很强,脚力很大,对二层楼还不满足,就再走楼梯,爬上三层楼去。这就是宗教徒了。他们做人很认真,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必须探求人生的究竟。他们以为财产子孙都是身外之物,学术文艺都是暂时的美景,连自己的身体都是虚幻的存在。他们不肯做本能的奴隶,必须追究灵魂的来源,宇宙的根本,这才能满足他们的“人生欲”。这就是宗教徒。世间就不过这三种人。我虽用三层楼为比喻,但并非必须从第一层到第二层,然后得到第三层。有很多人,从第一层直上第三层,并不需要在第二层勾留。还有许多人连第一层也不住,一口气跑上三层楼。不过我们的弘一法师,是一层一层的走上去的。弘一法师的“人生欲”非常之强!他的做人,一定要做得彻底。他早年对母尽孝,对妻子尽爱,安住在第一层楼中。中年专心研究艺术,发挥多方面的天才,便是迁居在二层楼了。强大的“人生欲”不能使他满足于二层楼,于是爬上三层楼去,做和尚,修净土,研戒律,这是当然的事,毫不足怪的。做人好比喝酒;酒量小的,喝一杯花雕酒已经醉了,酒量大的,喝花雕嫌淡,必须喝高粱酒才能过瘾。文艺好比是花雕,宗教好比是高梁。弘一法师酒量很大,喝花雕不能过瘾,必须喝高粱。我酒量很小,只能喝花雕,难得喝一口高梁而已。但喝花雕的人,颇能理解喝高梁者的心。故我对于弘一法师的由艺术升华到宗教,一向认为当然,毫不足怪的。


    艺术的最高点与宗教相接近。二层楼的扶梯的最后顶点就是三层楼,所以弘一法师由艺术升华到宗教,是必然的事。弘一法师在闽中,留下不少的墨宝。这些墨宝,在内容上是宗教的,在形式上是艺术的——书法。闽中人土久受弘一法师的熏陶,大都富有宗教信仰及艺术修养。我这初次入闽的人,看见这情形,非常歆羡,十分钦佩!

    前天参拜南普陀寺,承广洽法师的指示,瞻观弘一法师的故居及其手种杨柳,又看到他所创办的佛教养正院。广义法师要我为养正院书联,我就集唐人诗句:“须知诸相皆非相,能使无情尽有情”,写了一副。这对联挂在弘一法师所创办的佛教养正院里,我觉得很适当。因为上联说佛经,下联说艺术,很可表明弘一法师由艺术升华到宗教的意义。艺术家看见花笑,听见鸟语,举杯邀明月,开门迎白云,能把自然当作人看,能化无情为有情,这便是“物我一体”的境界。更进一步,便是“万法从心”、“诸相非相”的佛教真谛了。故艺术的最高点与宗教相通。最高的艺术家有言:“无声之诗无一字,无形之画无一笔。”可知吟诗描画,平平仄仄,红红绿绿,原不过是雕虫小技,艺术的皮毛而已,艺术的精神,正是宗教的。古人云:“文章一小技,于道未为尊。"又曰:“太上立德,其次立言。”弘一法师教人,亦常引用儒家语:“士先器识而后文艺。”所谓“文章”’“言”,“文艺”,便是艺术,所谓“道”,“德”,“器识”,正是宗教的修养。宗教与艺术的高下重轻,在此已经明示,三层楼当然在二层楼之上的。

    我脚力小,不能追随弘一法师上三层楼,现在还停留在二层楼上,斤斤于一字一笔的小技,自己觉得很惭愧。但亦常常勉力爬上扶梯,向三层楼上望望。故我希望:学宗教的人,不须多花精神去学艺术的技巧,因为宗教已经包括艺术了。而学艺术的人,必须进而体会宗教的精神,其艺术方有进步。久驻闽中的高僧,我所知道的还有一位太虚法师。他是我的小同乡,从小出家的。他并没有弄艺术,是一口气跑上三层楼的。但他与弘一法师,同样地是旷世的高僧,同样地为世人所景仰。可知在世间,宗教高于一切。在人的修身上,器识重于一切。太虚法师与弘一法师,异途同归,各成正果。文艺小技的能不能,在大人格上是毫不足道的。我愿与闽中人士以二法师为模范而共同勉励。


                                          ——厦门佛学会讲稿,民国卅七年十一月廿八日
娱乐校友、娱乐大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张莉 发表于 2012-2-9 22:11:49 |显示全部楼层
小芒的“逛东安市场旧书店”和丰子恺先生在日本“看了许多画展,听了许多音乐会,买了许多文艺书,”是异曲同工,这是成才的必然。

感谢林伟在此贴出《我与弘一法师》一文,字字句句引人入胜。李叔同先生十分令人崇敬、崇拜。我也很喜欢丰子恺先生的任何作品。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穆小芒 发表于 2012-2-10 17:19:23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林伟转贴丰先生文。
文如其人,画也如其人。当年看丰先生的画,只觉得很好玩儿,以日常生活内容为多。后来再看,感到笔法圆润,人物各有神态,方知那是大手笔。
并不知丰先生乃弘一法师门下。难怪难怪。
谢张莉跟帖,谬奖了。怎及得上大师之一毛。当年逛东安市场,就是闲的。

点评

林伟  芒兄:小时家住帅府园,常去东安市场捡冰棍棍儿,咋没碰见您呐?哈哈……  发表于 2012-2-10 17:41:23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林伟 发表于 2012-3-28 16:51:21 |显示全部楼层

弘一法师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注册
娱乐校友、娱乐大众。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外附校友联谊会 ( 京ICP备5048890号 )

GMT+8, 2018-11-21 13:45 , Processed in 0.094767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